管理子女健康
儿童肥胖:不光是家庭问题,更是医疗问题!
2015-09-15

儿童肥胖,不光是家庭问题,更是医疗问题。

过去很多家长认为儿童肥胖似乎是欧美国家独有的问题,可现在,中国的孩子正在越来越胖,也为此变得越来越不健康,因肥胖导致的疾病发病率已经超美国。国际肥胖研究协会(International Association for the Study of Obesidy)今年在其主办杂志《Obesidy Review》上公布的一组数据足以说明这一堪忧况。

目前中国有12%的儿童超重,在不满17岁的青少年儿童中,有1/3的孩子至少出现了一种心血管危险因素。

关注父母健康

中国12至18岁的孩子中,1.9%患有糖尿病,相当于美国同龄人(0.5%)的四倍。中国有170万青少年糖尿病患者。

有14.9%的中国儿童和青少年表现出糖尿病前期症状,如血糖升高,这可能已经对心脏和血液循环系统造成长期损害。

有12.1%的中国青少年炎症发病率高,而这是导致心血管疾病的主要因素。相比之下在美国只有8.5%的青少年存在这种情况。和欧美国家相反,中国越富裕的地区孩子越胖,患上糖尿病的概率越高。这是由家庭教育和饮食习惯改变引起的,和成年人一样,肥胖和糖尿病成为孩子的富贵病。这会给家庭和社会造成巨大的医疗挑战。相比美国,中国对儿童肥胖和其引起的慢性病的教育非常弱。

就父母本身来说,即使是教育程度良好、家境优越的父母,同样对儿童肥胖缺乏正确的认识。就饮食和生活习惯上来讲,现在这一代儿童和青少年摄入的不健康食品比例高,越是家庭条件好,外出就餐、吃甜食的比例越高,开车的家庭也越多。这直接导致儿童饮食不当又缺乏运动,是肥胖和糖尿病的主要原因。教育要先从父母入手,而现在没有机构或者政府组织去承担这样的职能。

此外,针对儿童疾病的筛查和预防措施完全缺失。在国外,非营利组织、学校和保险公司都建立了相对成熟的儿童健康筛查机制。针对高危儿童——主要是体重不达标,饮食习惯不当的儿童,学校或者儿童父母单位的保险公司会定期提醒父母带儿童去做进一步的检查,可能包括血糖、胆固醇、血压的定期测试。

美国的医院和保险公司建立了一套类似流程筛选的机制,把儿童的身体指标分成多个危险程度,危险低的儿童和危险高的儿童会进入不同的健康管理流程,对其父母要求的定期检查频率,饮食教育普及的力度也会很不一样。因为美国的雇主大都会承担员工子女的医疗保险,保证儿童的健康也是企业控制成本的一部分,同时,保险公司为了保障自己的利益,控制医疗赔付,也会定期督促父母给高危儿童体检,或者参加饮食指导课程。

这些儿童健康监测和管理的措施在中国完全缺失,几乎所有有关儿童的健康管理都由父母进行,如果父母本身对疾病缺乏认识,家庭饮食习惯不良,就很有可能影响到儿童,又没有专业机构引导父母如何去纠正。同时,中国的儿童医疗保障严重不足。医保对儿童疾病的覆盖面低,保障弱,很多治疗和药品只能靠自费。中国缺乏雇主对员工子女保障的机制,大部分家庭只能自费为孩子治疗,花费非常大。慢性病治疗时间长,医院资源有限,来回排队就诊加上高额的医疗费,对与中国家庭来说是巨大的压力。最后一点同样至为关键,针对儿童的慢病管理服务完全缺失。儿童缺乏成年人的自制力,患病后也不可能通过简单的开药吃药就完全能控制住他们,儿童可能不愿意改变自己的饮食习惯,尤其对糖尿病这种需要忌口的疾病,儿童很难有自制力。

因此,教育极为关键,针对儿童的慢性病管理更多是教育和指导,美国移动医疗市场目前已经开始出现针对儿童的慢病管理App,通过游戏的形式来帮助儿童理解疾病,同时也指导父母如何通过比赛、游戏、照顾小动物等有趣的方式,督促孩子去吃健康的食物。比如有一家叫Kurbo Health的公司最近融资580万美元,该公司开发了一款针对儿童肥胖的App,通过游戏帮助儿童了解哪些是高热量食物,哪些是健康食物。此类产品在美国的土壤里生长起来顺理成章,因为美国已经形成多方关心儿童健康问题的环境,也有保险公司、雇主作为支付方为儿童的健康服务买单。而在中国,支付几乎全靠父母自己,教育机制也几乎没有。

中国的儿童慢病问题正在越来越严重,未来主要劳动力的健康会直接影响到整个社会,面对快速老龄化,中青年一代的压力已经很重,儿童保障缺失,疾病高发,两座大山成为目前中青年最大的经济压力。儿童健康问题不容忽视,就在我们眼前。

热门案例
Copyrights © 2013-2016     深圳市佑康健康管理股份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粤ICP备12074727号